写在南开大学修校一百周年之际

写在南开大学修校一百周年之际
作者:超越 发布时间:2019-10-15 18:49
写在南开大学修校一百周年之际

  百年南开园,秋日朗照,满目光明。

  中心花园内,严修与张伯苓的塑像坐拥一片绿荫,身上洒满温暖的光;马蹄湖水映照着周恩来塑像,一句“我是爱南开的”,穿越时空久久回响;还有新开湖、老校钟,映照出的,是思想潮汐的绵绵不歇,是几代中国人自力图强、兴办现代大学的光辉历程。

  10月17日,南开大学将迎来百岁华诞。

  1919年,五四运动大潮之中,国家危难之际,严修、张伯苓选择了教育救国之路,创建了南开大学。这样的肇始与发端,铸就了百年南开强烈的爱国魂、报国志。

  2019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南开大学考察调研时指出,南开大学具有光荣的爱国主义传统,这是南开的魂。

  南开园内,每一座建筑、每一方草木都饱经岁月,记录着救亡图存、“兴学强国”的历史,织就出一幅丰厚的人文画卷。“为国家办教育,办以国家为最高目的教育”“以中国历史、中国社会为学术背景,以解决中国问题为教育目标的大学”“知中国,服务中国”等思想,鼓励一代代南开人矢志不渝,爱国奋斗。

  世纪沧桑 巍巍荡荡

  广义言之,学校则教之为人。何以为人?则第一当知爱国

  “你是中国人吗?”“你爱中国吗?”“你愿意中国好吗?”

  2019年南开大学本科新生开学典礼,中国工程院院士、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重温老校长张伯苓1935年在开学典礼上的“爱国三问”。这是历史之问,更是时代之问、未来之问。

  “是!”“爱!”“愿意!”“愿祖国繁荣富强!”4000余名新生言语铿锵。

  “建校百年来,学校在学科建设、学术发展、人才培育等方面,一以贯之地秉持鲜明的爱国主义导向,使爱国主义的光荣传统成为南开之魂。”南开大学党委书记杨庆山说。

  是的,爱国是南开的底色。校史馆内,一张张老照片是最好的印证——

  19世纪末,见证了甲午战败的严修和张伯苓意识到,“自强之道,端在教育”,于是,秉持“创办新教育,造就新人才”之理想,开始兴办现代学校的探索,也开启了一条南开与国家民族命运休戚与共的爱国奋斗之路。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南开学生将国耻“铭诸心坎”。1934年,第十八届华北运动会上,南开学生挥动旗帜,组成“毋忘国耻”“收复失地”等标语,全场几万名观众报以“狂风骤雨般的掌声”。1937年,抗日救亡运动中的南开大学,惨遭侵华日军野蛮轰炸。南开师生群情激昂,“被毁者为南开之物质,而南开之精神,将因此挫折而愈益奋励。”全面抗战爆发后,南开与清华、北大一道,书写西南联大“刚毅坚卓”的8年历史,创造出战时高等教育的奇迹,成为中国现代教育史和文化史的骄傲……

  走出校史馆,全国各地赶回来的校友们心潮澎湃:“南开百年的历史,是一部知识分子救亡图存的历史,是一部现代教育体系锐意探索的历史,更是一部无数青年与祖国共命运的爱国历史。”

  一百年来,一批批南开青年奔向祖国最需要的地方。他们中,有的投笔从戎,有的到西部支教,有的投身“三农”事业,有的到街道或乡镇工作。2017年,8名南开学子参军入伍并致信习近平总书记汇报心声,总书记回信肯定:“自古以来,我国文人志士多有投笔从戎的家国情怀。抗战时期,许多南开学子就主动奔赴沙场,用鲜血和生命诠释了爱国、奉献的精神内涵。如今,你们响应祖国召唤参军入伍,把爱国之心化为报国之行,为广大有志青年树立了新的榜样。”

  回望,是为更好地前行。站在百年的历史门槛,那些厚重的历史回声,穿越时空,在南开园回响。

  允公允能 日新月异

  “允公”,是大公,而不是小公。“允能”,是要做到最能,要建设现代化国家

  每年金秋时节,接到南开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新生,第一眼所见便是熠熠生辉的八字校训——“允公允能,日新月异”。

  在老校长张伯苓看来,“允公”,是大公,而不是小公,惟其允公,才能高瞻远瞩,正己教人,发扬集体的爱国思想。“允能”,是要做到最能,要建设现代化国家,要有现代化的科学才能。“日新月异”,是每个人不但要能接受新事物,而且要能成为新事物的创造者;不但要能赶上新时代,而且要走在时代的前列。

  本着这样的思考,南开大学办学之初便向社会敞开大门。开办暑期学校,“改善国内教育气象”。开风气之先,设置东北研究会、经济研究所、应用化学研究所等直接为社会服务的系科和研究机构,“为社会谋进步,为公共谋幸福”。

  教育思想上爱国报国,办学理念上“知中国、服务中国”,教学、科研、社会服务、文化传播便有了大格局——

电话
020-66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