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宣傳方投訴公眾號自媒體批爛片侵權了嗎?

電影宣傳方投訴公眾號自媒體批爛片侵權了嗎?
作者:超越 发布时间:2019-08-23 22:00
電影宣傳方投訴公眾號自媒體批爛片侵權了嗎?

原標題:公眾號批《龍牌之謎》爛片,侵權了嗎?

電影宣傳方投訴公眾號自媒體批爛片侵權了嗎?

  影片《龍牌之謎》海報。

電影宣傳方投訴公眾號自媒體批爛片侵權了嗎?

電影宣傳方投訴公眾號自媒體批爛片侵權了嗎?

  “桃桃淘電影”公眾號相關文章截屏。

電影宣傳方投訴公眾號自媒體批爛片侵權了嗎?

  影片《龍牌之謎》豆瓣評分。

  影片《龍牌之謎》八月1六日上映至截稿時,票房約1七八0萬元,豆瓣評分4.0。八月22日,“桃桃淘電影”公眾號發布貼文《三天內,我們被這部電影舉報了五回…》(下文簡稱《三天內》),指影片《龍牌之謎》某家宣傳方一連5次在微疑公眾號仄台對他們一篇文章《媽呀,這種跨國大造做也没有行了?》(下文簡稱《媽呀》)進行投訴,影片宣傳方稱“桃桃淘電影”公眾號用《龍牌之謎》劇照等素材侵吞著做權,且批評該片為爛片,侵吞名譽權。新京報記者第一時間聯系到《龍牌之謎》的片方以及宣傳方,對方均沒有回應。對此,新京報記者聯系了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韓驍,請他對自媒體使用影片劇照海報是否侵吞著做權、影評點評影視做品“爛片”是否侵吞名譽權等幾個關鍵問題從法律角度進行解析。也列出另外類似案例,進行對照。

  “投訴”事项始末

  《媽呀》一文發表在八月1八日“桃桃淘電影”公眾號上。文中,使用了《龍牌之謎》的海報、劇照以及信似預告片截圖等多張圖片。

  用“桃桃淘電影”自己總結的文章或许意思為:這部打著成龍和阿諾·施瓦辛格名號的所謂跨國偶幻大片,本以為會很厲害。結果卻在內地院線上映往后,齐面扑街,票房没有行,評價更是没有行……我們的核心觀點還是:作電影,要立足於影片本身。只是靠攢亮星、攢特效,即即是跨國陣容,即即是大造做,片子本身没有好,人人該討厭還是會討厭。

  八月22日上午,“桃桃淘電影”公眾號發表文章《三天內》,文中表示“最近3天連續的5次投訴,都來自同一篇文章,同一家公司(公司名稱已經被掩蓋)。對方認為我們侵吞了他們的名譽權。具體投訴的描述是這樣的:

  “該文章未經授權使用我司委托方影視做品《龍牌之謎》的劇照、海報、預告片等影視素材,侵吞著做權﹔

  且該文章內容詆毀我司委托方影視做品《龍牌之謎》為“爛片”,侵吞名譽權﹔

  煩請立即刪除,謝謝!"

  “桃桃淘電影”也試圖合成被投訴原因,“為什麼就舉報了我們,沒有舉報扫数人呢?原因特別簡單,我們是一篇涉及批評的文章”。同時也發出自己的呼吁,“也但愿,人人没有要因為有這種人、或者這種事,就没有敢批評電影了。假如人人伪的都沉默了,那他們才伪的贏了。”

  终了發稿,此事態還沒有下一步進展。

  ■ 律師解信

  影評適度引用劇照等没有侵權

  新京報:傳統媒體以及公眾號自媒體文章用劇照海報是否侵權?假如這個劇照海報都是由片方發布的呢?假如是從網絡預告截圖這類又如何界定?

  韓驍:假如對做品的引用是以商業亏利為目的,在未經權利人許可的条件下,引用權利人做品涉嫌侵吞權利人的著做權。公眾號在影評文章中適當引用影視做品劇照、海報與截圖没有屬於侵吞著做權的行為。根據我國《著做權法》第二十二條關於對著做權公道使用的規定:(二)為介紹、評論某一做品或者說亮某一問題,在做品中適當引用他人已經發表的做品。在本案中,這個公眾號的推送文章屬於對電影的評論,没有具备亏利性質,而且沒有大量引用做品的劇照、海報,應屬於著做權法第22條規定的公道使用。因此,公眾號“桃桃淘電影”對影視做品《龍牌之謎》點評的推送文章中,未經《龍牌之謎》著做權人的許可使用該做品的劇照屬於著做權法規定的著做權公道使用的一種,没有構成侵權。

  新京報:影評點評影視做品“爛片”是否侵吞名譽權,是否屬於惡意詆毀?

  韓驍:根據我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一十條規定:建造人享有生命權、身體權、安康權、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隱私權、婚姻自主權等權利。法人、不法人組織享有名稱權、名譽權、榮譽權等權利。該影評文章的點評並沒有對影視做品的權利人進行點評,並沒有以伪制事實,惡意詆毀的手法,對相關權利人的名譽進行损害,,因此没有構成侵吞名譽權。”“桃桃淘電影”公眾號將《龍牌之謎》稱為“爛片只是屬於點評做品的行為,無法判定其有伪制事實、凌辱誹謗的情節,也没有屬於惡意詆毀。

  新京報:文藝批評自由的度在哪裡?如何界定有無詆毀?

电话
020-66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