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这样创做、转达短视频

他们这样创做、转达短视频
作者:超越 发布时间:2019-09-04 11:35
他们这样创做、转达短视频

近两年来,短视频渐渐成为大众碎片化生活场景的一部分,当很多人对短视频内容的认知还停留在娱乐、模仿时,已有越来越多的政务媒体、专业机构和严肃内容生产者重视并利用这一新兴媒介平台的传播效能。

传播,在传统渠道之外

8月24日,在上海举办的抖音短视频创作者大会上,央视《新闻联播》宣布入驻抖音。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闻新媒体中心合作媒体部制片人李浙在会上播放了近期引发网友关注并成为微博热搜的《新闻联播》短视频,主持人康辉、欧阳夏丹用颇具“网感”的语言犀利点评新闻事件,引发现场观众阵阵笑声,连称“有意思”。

“根据电视大屏和手机小屏不同的媒介传播特点,团队选取的内容也不同。”李浙分享央视新闻团队制作短视频的经验时说,“我们把电视上需要2分钟讲明白的新闻,用33秒呈现在短视频平台上,这是我们从长视频到短视频、从横屏到竖屏、从电视新闻表达向短视频情感化表达的转变,通过分众化传播更有效拓宽了受众人群。”

实际上,这并不是央视新闻作为内容生产者在融媒体时代的个体选择,从2017年上半年开始,政务类、媒体类账号陆续开始入驻短视频平台。有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抖音上共有5724个政务号和1334个媒体号,无论是中央媒体还是地方媒体,都在通过短视频以全新的表达形式进行传播。人民网社交媒体部主任张玉珂对此表示:“客观上,短视频的持续火热是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必然;主观上,用短视频讲好故事体现了媒体价值的再造,短视频的传播渠道则实现了主流媒体传播价值的延伸。”

“以前我也不敢想,发一个短视频竟然可以引发94个人集体自首,还出现了排队自首的情况。”公安部新闻宣传局小V创意团队主编李漠谈到入驻短视频平台后的公安矩阵号带来的收获。在他看来,“用镜头讲述正能量的故事”正成为当下普遍的正面宣传方式,短视频传播的显著特征是“用最接地气的方式讲人话、用最直接的方式讲实话、用最简单的方式讲硬核、用最平白的方式讲感动”。

从小团队到专业内容生产机构

虽然短视频看起来仅有几分钟,但其背后需要至少两人的团队进行内容创作。23岁的史雯婷初到北京时决定,在短视频平台上进行“视频试验”,以用户名“史别别”发布自己的北京日常生活,然而,看似简单的生活记录做起来十分繁琐,最开始,一条短视频从拍摄、剪辑、配音到发布经常要耗费她和朋友工作之余的6至10个小时。

为了能够连续推出成熟优质内容,很多创作者都以团队的形式在生产内容,并渐渐成为专业内容生产机构(MCN)的一部分。大学专业是法学却在美食上找到职业乐趣的短视频创作者“贫穷料理”,介绍了自己从最初的简单布景、粗糙配音到如今专业、高质量的内容输出过程,“我们团队不断在内容呈现方式、表达形式、拍摄技法上下功夫,有时候会反复研究一些电影片段,从中学习专业拍摄、剪辑技巧,用在我们的短视频内容里。”

记者了解到,“贫穷料理”隶属于一家MCN机构——奇迹山。“创作者个人上传的拍摄内容,可能会在一时引发关注,获得一定数量的粉丝,但如果想持续‘涨粉’,就需要专业机构来帮忙。”一位MCN运营经理告诉记者,他们对短视频优质内容创作者非常感兴趣,一旦确定合作,他们会帮忙出拍摄创意和脚本,让创作者来拍摄。

不过,大众在关注某个典型个性化账号的内容时,很难发现其背后的MCN身影。对MCN而言,以专业团队的力量延长账号的生命周期,则能达到广告投放、变现的目的。

让正能量内容有回音

在抖音总裁张楠看来,业界最初把短视频行业的发展空间“想小了”。“如今抖音平台日活跃用户量达到3.2亿。个人觉得,到2020年,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日活跃用户将达到10亿。”张楠说。

在短视频应用普及的庞大用户群背后,是内容创作生态的繁荣发展。抖音秉承的“记录美好”“体现价值”的产品定位以及追求信息普惠的目标,如今也是短视频行业普遍遵循的理念。作为短视频行业发展迅速的另一个平台,快手有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行业发展正在走向成熟与理性,相信在良性竞争和相互促进中,短视频将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

这个“价值”正从单纯意义上的商业变现扩展到内容创作者自我价值的实现、大众心理认同感、普世价值观传播等方面,北京师范大学数字创意媒体研究中心发布的《短视频平台上的创意劳动者报告》显示,短视频平台上的内容创意劳动提升了劳动者的经济资本、文化资本、社会资本和符号资本(即品牌)。

电话
020-66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