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听说四起暴走漫画难捱7年之痒

解散听说四起暴走漫画难捱7年之痒
作者:超越 发布时间:2019-09-09 15:27
解散听说四起暴走漫画难捱7年之痒

原标题:解散听说四起 暴走漫画难捱“7年之痒”

解散风闻四起暴走漫画难捱七年之痒

  玄月七日,针对暴走漫画解散的传言,《暴走大事宜》主持人王尼玛在微博否认理解散一说,并称“暴走大事宜第7季见”。虽然暴走漫画方面否认理解散的消息,但没有可否认的是,近年来暴走漫画确实略显低迷。从获得天使轮融资起,7年间,暴走漫画一度成为资本市场上备受青睐的对象,估值达40亿元。然而从去年开始,暴走漫画先是因内容违规冒犯红线,随后出品的动画电影《未来机器乡》也仅以1六八4.五万元的票房收场。在多元化竞争激烈的当下,曾经的资本宠女暴走漫画也面临着生命力减退的隐忧。

  否认解散听说

  玄月八日,认证为暴走漫画主编、《暴走大事宜》主持人的“王尼玛”在知乎“如何看待暴走大事宜在201九年玄月六日正式完结?”的问题中举行了回答:“从《暴走大事宜》复更以来,我们确实遇到许多磨难,一是长视频似乎没有再适应这个年代,二是大事宜的抓手以及嗨点要入化,在‘想要变得更好’的心情下着急每周没命地赶稿,导致编剧团队的头发总量越来越少,创做能力下落。没有过呢,这些磨难还击没有垮我们。以是这次停更,对节目的战略调整大于没有作了的念头。从早上开到方才的这个内部集会便是商量第7季和暴走往后的走向。”

  风波始于两天前。玄月六日,暴走漫画出品的《暴走大事宜》推出第6季最后一期,在最后一期的节目中,暴走团队为节目主持人王尼玛入行了一场盛大的葬礼,这一设计也被外界解读为暴走团队的解散。

  别的,八月2七日,暴走漫画员工宣布的一条纪念暴走漫画的短视频也显示,暴走漫画已经拍完了最后一期暴走大事宜,大全体员工已找到新的事情,暴走漫画中除了暴走玩啥游戏被接盘外,扫数节目都会停播。但随后,该条视频被删除。

  且则间,闭于暴走团队解散的消息开始在网上伸张。王尼玛没有得没有亲自发微博亮相否认解散一说,并表示“暴走大事宜第7季见”。

  对于暴走漫画的解散听说以及今朝的运营状况,北京商报记者联系暴走漫画方面,但终了发稿对方未予以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App Store的更新数据显示,暴走漫画App上一次版本更新时间为五个月前,但今朝暴走漫画App中一片空白,北京商报记者试图登录该款App却显示“服务端校验堕落”,但PC端的官网仍可正常使用。

  风波不戚转型失败

  暴走漫画也曾红极且则,据暴走漫画官网显示,暴走漫画背后公司西安摩摩疑息技术有限公司于200八年成立事情室之时,便开始打制动漫产品,并在2012年成立上海暴走科技有限公司,陆续在北京、深圳设有分公司干事处。而伪正让暴走漫画前方起来的则是其推出的一档集新闻、综艺为一体的脱口秀节目《暴走大事宜》,其轻松幽默的讽刺本领吸引一票粉丝,暴走漫画视频产品总点击量曾达100亿次,拥有各仄台粉丝2.4亿。

  转折点呈现在201八年。当年蒲月,一则视频把暴走漫画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该视频中包含了戏谑董存瑞义士以及叶挺义士的内容。由于视频内容冒犯《英雄义士回护法》、《网络安齐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古日头条、新浪微博等仄台相继公布封禁暴走漫画。虽然暴走漫画对此举行了公开道丰并举行了一系列整改下架处理,但暴走漫画却难再现往日的光辉。

  暴走漫画早已经显现出大厦将倾的态势。融资久停时,暴走漫画的内部管理就曾被指出存在问题,多位演员出奔之外,201八年八月,“马儒”的扮演者李迪还在微博发表长文《我没有是马儒》,并称,“暴走漫画的合同划定内容更像是一纸卖身契,要求必须听从暴走漫画的统统安排,从形象到自己的生活都要服从暴走漫画的指挥”,这也引发没有小的争议。此中观寡许师长教师表示,“虽然这些事宜七言8语,但确实影响到暴走漫画在自己内心的形象,再减上凌辱义士等争议事宜,往后看得越来越少”。

  在此背景之下,暴走团队开始向动画电影入军,出品了由漫画改编的动画电影《暴走吧!失忆超人》(后更名为《未来机器乡》),该影片曾以三000万美元的价值被Netflix购下海外刊行权,但国内票房却体现得没有温没有前方,据猫眼电影业余版显示,《未来机器乡》的票房为1六八4.五万元。

  在新元文智开创人刘德良看来,“由于单一内容规模提升具备必定的局限性,且流量、广告都面临着增量的天花板,跨界已经成为了当下文娱家产倒退的常态。但跨界并非易事,一方面企业要继续挖掘原有IP的价格,另一方面还要面临着新领域中各类风险的考验”。

  跑得快更需跑得稳

电话
020-66888888